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

關于廣水建設參與承包的EPC項目風險控制的思考

關于廣水建設參與承包的EPC項目風險控制的思考

陳仲安

(深圳市廣水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注冊造價工程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

【摘  要】廣水建設在2013年以來,分別和兩家設計單位組成聯合體中標了兩個EPC總承包項目。本文在簡要介紹EPC總承包項目存在的風險類型后,主要對沙灣河、上寮河EPC總承包項目的風險及控制方法作了初步探索。

【關鍵詞】EPC總承包;風險類別;沙灣河上寮河;主要風險及控制;思考

1、引  言

2014年7月,深圳市廣水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聯合惠州市華禹水利水電工程勘測設計有限公司中標深圳市沙灣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EPC總承包項目,這是繼2013年3月廣水建設聯合深圳市水利規劃設計院中標深圳市茅洲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上寮河上游段綜合治理工程EPC總承包項目后,又一次中標EPC總承包項目,是廣水建設自2005年1月19日成立以來的重大突破。

“EPC”是“設計、采購、施工”的三個英文單詞第一個字母的縮寫(Engineering、Procurement、Construction)。EPC總承包模式是指建設單位作為業主將建設工程發包給總承包單位(或聯合體),由總承包單位(或聯合體)承攬整個建設工程的設計、采購、施工。并對所承包的建設工程的質量、安全、工期、造價等全面負責,最終向建設單位提交一個符合合同約定、滿足使用功能、具備使用條件并經竣工驗收合格的建設工程承包模式。

EPC總承包模式是當前國際工程承包中一種被普遍采用的承包模式,也是在當前國內建筑市場中被我國政府和我國現行《建筑法》積極倡導、推廣的一種承包模式。

由于EPC總承包項目在項目管理上完全有別于一般的施工總承包項目,EPC模式對總承包商(或聯合體)項目組成人員的素質要求高,要求其成員不僅是專業上的技術專家,同時也是管理協調、人際溝通、對新情況的應變、對大局的把握方面的能手。因而是對總承包商(或聯合體)的技術水平,管理能力的一種巨大的挑戰。因此這是對廣水建設項目管理能力的一次挑戰。

本文僅就這兩個EPC總承包項目存在的風險及控制作一些思考,供同行們特別是參與這兩個EPC總承包項目的成員們在管理項目過程中作參考。

2、EPC總承包項目簡介

2.1  工程總承包分類

(1)工程總承包是指從事工程總承包的企業受業主委托,按照合同約定對工程項目的勘察、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等實施全過程或若干階段的承包??偝邪蹋ɑ蚵摵象w)負責對工程項目進行費用、質量、安全的管理和控制,并按合同工期完成工程。

(2)工程總承包主要有以下六種方式:

①交鑰匙總承包(LCTK):包含項目決策、初步設計、技術設計、施工圖設計、材料設備采購、施工、試運行等階段;

②設計-采購-施工總承包(EPC):包含初步設計、技術設計、施工圖設計、材料設備采購、施工、試運行等階段;

③設計-施工總承包(DB):包含初步設計、技術設計、施工圖設計、施工各階段;

④設計-采購總承包(EP):包含初步設計、技術設計、施工圖設計、材料設備采購等階段;

⑤采購-施工總承包(PC):包含材料設備采購、施工等階段;

⑥施工總承包(CC):僅包含施工階段。

2.2  EPC總承包模式的優勢

EPC總承包模式具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基本優勢:

(1)強調和充分發揮設計在整個工程建設過程中的主導作用。因而有利于工程項目建設整體方案的不斷優化。

(2)有效克服設計、采購、施工相互制約和相互脫節的矛盾,有利于設計、采購、施工各階段工作的合理銜接,有效地實現建設項目的進度、成本和質量控制符合建設工程承包合同約定,確保獲得較好的投資效益。

(3)建設工程質量責任主體明確,有利于追究工程質量責任和確定工程質量責任的承擔人。

因此自1980年以后,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EPC總承包模式應運而生以來,引領了工程總承包的發展趨勢。

2.3  我國 EPC總承包模式的法律法規依據

(1)我國現行《建筑法》在第二十四條中規定:“提倡對建筑工程實行總承包,禁止將

建筑工程肢解分包。建筑工程的發包單位可以將建筑工程的勘察、設計、施工、設備采購一

                                                             


并發包給一個工程總承包單位,也可以將建筑工程勘察、設計、施工、設備采購的一項或者多項發包給一個工程總承包單位,但是,不得將應當由一個承包單位完成的建筑工程肢解成若干部分發包給幾個承包單位?!?/span>

(2)為進一步貫徹《建筑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2003年2月13日,建設部頒布的[2003]30號文:《關于培育發展工程總承包和工程項目管理企業的指導意見》,明確將EPC總承包模式作為一種主要的工程總承包模式予以政策推廣。

(3)為進一步規范工程總承包項目的管理,頒布了2005年8月1日起施行的國家標準《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規范》(GB/T 50538—2005)。

3、EPC總承包項目總承包商或聯合體)的風險因素

3.1  EPC總承包項目風險存在的原因

(1)EPC總承包項目一般具有建設周期長、施工條件和工程技術復雜、工程投資大、不確定因素眾多等特點,這給總承包商(或聯合體)進行項目進度、成本、質量、安全等管理與控制帶來了很大難度和眾多風險,直接威脅工程項目的成本控制和施工進度控制。如何實現總承包商(或聯合體)對風險的有效防范與控制是從項目一中標就必須考慮的重要問題。

(2)EPC模式的一個最大特點是在EPC模式下,業主與總承包商簽訂的是總價合同。實際上,EPC總價合同更接近于固定總價合同,在EPC模式條件下,業主允許承包商因費用變化,而調價的情況是很少見的。固定總價合同意味著總承包商承擔因市場變動引起的費用增加的風險,所以承包商應進行有效的風險管理,防止成本超支和由于材料供應的不及時造成的進度延誤。

(3)EPC總承包模式中,實施階段的工程造價控制是十分重要的。

要改變以前施工總承包的思維模式,以前的施工總承包是通過設計變更將“不利”的投標標價變為“有利”的變更報價,還通過現場簽證獲取工程量清單中沒有列入項目的造價。而在EPC總承包模式下,我們應該將能考慮到的設計變更以及可能發生的現場簽證工程量在初步設計階段都予以確定下來,并列入到工程量清單中。以此來降低造價風險。

3.2  EPC項目風險類別

3.2.1  政治、社會風險

(1)政策法律風險:包括政策法律的變動、相關的政策是否健全、能否嚴格執行等因素;

(2)社會風險:包括工程所在地周邊環境、工程征地、涉及相關部門設施的拆除、改遷等因素。

3.2.2  經濟風險

包含物價風險,固定總價合同下物價上漲;

3.2.3  技術風險

(1)設計風險:包括設計進度控制的有效與否、設計質量、工程量估算的準確性等因素;

(2)施工風險:包括施工組織與管理(施工質量、進度、安全控制)的有效性、分包商的履約可靠性等因素;

(3)采購風險:包括供應商的履約可靠性、總承包商采購組織與管理的有效性、物資材料與設備的運輸風險等因素。

3.2.4  自然風險

(1)地質條件風險:復雜的不良的地質情況因素;

(2)水文氣候條件風險:不利的水文氣候條件因素;

(3)復雜的地形地貌風險:錯綜復雜的地下管道、線路條件。

3.2.5  管理風險

(1)合同的完備性風險:包括合同中的遺漏、關于工程變更、索賠和不可抗力等的界定與責任、合同條款理解的歧義等因素;

(2)財務管理風險:包括總承包商的融資風險、總承包商對資金的優化運用等因素;

(3)公共關系風險:包括與業主的合作情況、與監理的合作情況、與分包商的合作情況、以及與工程所在地有關主管部門的合作情況等因素。

4、沙灣河EPC總承包項目的主要風險及控制

第3部分所列出的風險類別是EPC總承包項目的普遍風險,針對廣水建設中標的上寮河、沙灣河兩個EPC總承包項目而言,在下面將對其進行具體闡述和分析。

4.1  沙灣河項目概況

4.1.1 工程設計范圍

沙灣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建設范圍為深圳水庫沙灣河水閘以上的干流及李朗河、白泥坑河、東深渠、簡竹河、小瀝河5條支流,整治河道總長14.123km。

4.1.2 工程建設任務

(1)確保防洪安全。通過采取河道拓寬、清淤、阻水橋梁拆除等手段,提高沙灣河干流及支流李朗河、東深渠、簡竹河的防洪能力;貫通堤頂巡河路、鞏固和提升防汛保障能力;

(2)改善河流水質。通過實施沿河截流工程,收集流域內漏排污水,提升至埔地嚇污水


處理廠處理,將流域內污水在本流域范圍內處理完,改善沙灣河水質,減少進入深圳水庫的污染負荷,降低對深圳水庫的水質威脅。

(3)提升人居環境質量。在防洪安全及水質改善的基礎上,通過生態景觀修復、環保疏浚等措施修復河流生態,促進市民人居環境的改善。

4.1.3 工程項目

(1)防洪工程:對全長14.123km河道,結合河道防洪現狀,對河道岸墻低矮的河段,加高堤防;對河道斷面達不到防洪要求的河段和阻水橋涵進行改造,共涉及改造交通橋10座,新建交通橋1座,拆除管線橋(南嶺老橋)1座,新建穿堤排水涵27座。

(2)水質改善工程:沙灣河新建DN1000~DN1500沿河截流管6675m;李郎河新增DN400~DN600截流管2018m;簡竹河新增DN1000截流管1820m;東深渠新增DN600~DN700截流管2880m;新建DN1000污水壓力管3440m提升至埔地嚇污水廠。沙灣河下游南嶺泵站至沙灣截排閘段,新建DN2500應急通道,與下游截排隧洞口相接。

(3)生態及景觀工程

修建河道生態防護林帶、綠化隔離帶、雨水花園綠地、河灘地覆綠、增種水生植物等總面積13.48萬㎡;新建李朗河口及東深渠口自然濕地1.38萬㎡;恢復白泥坑自然濕地面積1.45萬㎡,新建綠道長5.25km。

(4)減淤降淤工程

在河段適當位置增設泥沙池、攔砂壩(兼汀步),并增設下河清淤通道,干支流共設置攔沙壩(兼作壅水堰)共12座。

4.2  上寮河項目概況

上寮河治理河道總長6.2km,工程建設任務、工程項目和沙灣河項目基本相同,這里不再贅述。

4.3  主要風險因素及控制

4.3.1  政治、社會風險因素及控制

政治、社會風險因素中主要是社會風險因素。

EPC總承包活動涉及的組織和人員多而雜。需要業主、總承包商、分包商、監理單位等各方的努力,也需要政府有關部門、街道、社區、公安、市政、通訊、電力、公路、鐵路、油氣供應、有線電視、環衛及其他商業團體等各種組織及其相關人員的通力合作,為完成項目建設總目標彼此間形成復雜的關系。而其中幾乎每一個組織都與工程總承包發生著這樣那樣的關系,為了能保質保量地按合同要求完成項目任務,EPC總承包商需要處理好這些關系,如果處理失當,常常成為影響工程正常實施的重要因素。對于上寮河、沙灣河項目而言,特別要注意征地拆遷進程是否順利,與項目周邊街道、社區、居民關系是否融洽、他們對工程配合是否積極的影響。

4.3.2 物價風險因素及控制

(1)由于EPC項目為固定合同價,不能調整因物價上漲引起的人工費、材料費和機械費用。按照已審批的可研報告,編制項目投資時的信息價格是根據深圳市建設工程造價管理站頒發的深建定價[1998]23號文《深圳建設工程價格信息》,2014年2月的主要材料指導價格。到預定施工期(開工時間為2015年4月1日,竣工時間為2017年10月11日,總工期925天,)又過去了13個月~44個月。按照目前物價年上漲5%估算,整個施工期因人工、材料、機械費價格上漲而造成的工程造價上漲將超過10~15%。

(2)對于這一風險,廣水建設應建議項目設計單位予以充分重視,化解這一風險可采?。?/span>

①在編制初步設計預算時就將人工、材料、機械費價格在目前時段的基礎上提高10~15%;

②在預算中列入一筆物價上漲預算費,現可研報告概算中有2657.33萬元基本預備費,僅占建設工程費用46656.52萬元的5%,顯然是不夠的,應爭取達10%較為適宜。這項費用可在項目實施階段分期(月或季)按當時完成工程量中所包含的人、材、機數量及其價格上漲幅度,計算增加的費用和進度款同步支付。

當然,為了體現風險分擔原則,可以設定一個百分比(譬如±5%)作為承包商、業主應承擔的風險。也就是說,價格上漲5%和-5%的風險分別由承包商和業主承擔。

4.3.3 技術風險因素及控制

(1)技術風險相對于廣水建設而言主要是設計風險因素影響最嚴重。設計風險主要表現在設計質量的好壞,這與設計人員的經驗水平有很大關系,設計的質量低劣、設計方案不合理,不易施工,必然會加大施工難度和施工成本,也影響工程質量。另外,如果業主提供的基本資料的準確性與完整性較差,EPC總承包商就要進行大量的現場勘查工作。由于招標時發包人雖然也提供了工程量清單,但在合同中聲明該量只是估算量。因此,在深化設計時,必須對實施工程量有一個相對一般施工總承包項目有一個較為精確的工程量,否則必然會帶來工程量計算準確性風險。

(2)實施EPC項目成敗的關鍵是設計風險控制,對于EPC總承包商(或聯合體)來說


設計工作是項目實施過程中管理的重點和核心。就上寮河和沙灣河項目而言,由于廣水建設承擔施工的任務,因此設計產生的風險完全由廣水建設承擔,顯然是不公平的。因此廣水建設應與設計單位簽訂一個內部合作協議,在協議中要對各方的職責、權利、義務等應十分明確,否則一旦發生風險,就會影響彼此之間的密切合作,造成工程拖延、質量下降、成本增加,給雙方均帶來風險。特別是就設計造成的風險協商一個承擔風險的比例,以此來增強設計單位的責任心。

(3)在上寮河及沙灣河項目中,為了避免和減少設計所帶來的風險,廣水建設應采取以下措施:

① 作為聯合體一方承擔施工任務的廣水建設來說,在項目中標后設計單位進行可行性研究,初步設計及施工圖設計階段,特別是在初步設計階段就應提前介入。發揮作為施工企業在施工組織設計、施工經驗豐富方面的優勢,對設計單位提出的設計方案特別是施工措施方案提出,即技術可行、又經濟的施工措施方案(特別是要摒棄虧損的方案)。

② 施工措施項目圖紙化、工程量清單化

一般的施工總承包項目,施工措施這一塊費用是列出一個個項,并未列出每一項的具體工程量,而且采取的是措施項目包干的辦法,投標單位由于投標策略的需要,施工措施項目可列可不列、可大可小,處理原則是怎么樣對總報價有利,在實施過程中某些項目工程量有可能增加,這些項目的單價就高些(可能在總報價中擠占了施工項目費用),這樣增加的利潤就更大一些。

EPC總承包項目要經歷可行性研究和初步設計,經發改委兩次審批程序。如果施工措施項目僅僅列出一個個項目,而無具體工程量(工程量是根據圖紙計算出的),則很容易在發改委審批時被砍掉或削減施工措施項目費用。為了使發改委審批時,無處下刀子砍掉或削減施工措施項目,就應該將這些施工措施項目一個個都具體化,設計出圖紙,有根據圖紙計算出的工程量,則發改委在審批時一般不好審減。

對于施工措施項目,施工單位要比設計單位更熟悉,制定的方案更切實可行,因此,作為施工單位的廣水建設,在EPC總承包項目設計階段就應該主動配合設計單位做好此項工作。

③ 沙灣河和上寮河EPC總承包項目需要將施工措施具體化的施工措施項目有下列這些:

a、上寮河、沙灣河地處居民聚居區,河道兩岸民居、廠房密集,給施工造成極大不便。因此對于擋墻基礎處理的鉆孔灌注樁等要分別到實地進行考察,綜合考慮大型機械能否進場、有無位置可以安放、施工過程中是否擾民等因素,選擇合適的基礎處理措施。

b、高邊坡開挖的機械進出場,棄土運輸車輛的臨時施工道路問題,對于邊坡既高、施工場地又狹窄的是否可以考慮采用其他施工措施方案。

c、涵洞清淤,如涵洞較長,斷面又不允許機械進入,則應考慮通風、照明問題,有無可能在中間適當位置開孔等;

d、橋涵改造、重建。臨時橋涵采用便橋還是埋管,交通疏解問題如何解決;

e、埋管管材問題,應比較不同管材的基礎要求,相對管徑不同管材的通水能力(流量大?。?、價格比較(全壽命期的造價比較)等因素選用合適的管材。

f、另外還有水土保持項目的圖紙化、已列工程量項目(模板、腳手架、臨時道路、土圍堰、編織袋圍堰、土工膜、圍擋、抽水臺班等)的圖紙化及工程量復核。土方挖、填平衡是否存在可利用挖方、是否能滿足填方需要、是否需要從外面運土、棄土土方、淤泥外運是否需要二次轉運、軟基處理的方法、基礎換填的材料選擇、過河管道施工方法的確定(是采用頂管法、盾構法、浮沉法、底拖法還是截斷法要根據廣水公司的自身優勢進行技術經濟論證后,選擇施工方便、質量有保證、成本又相對較低的一種)等問題不再一一詳述,請參加這兩個項目管理的人員予以注意。

4.3.4  自然風險因素及控制

(1)EPC總承包項目業主一般提供一定數量的地質資料,但不負責解釋和分析,因而這方面的風險很大。如果在設計、施工中發現(一般只有到施工階段時才會發現)出入很大,不但會延長工期,而且會引起工程量增加,成本超過預期值,所以在設計階段必須進行詳細的現場勘測,掌握第一手資料。

(2)對于不良地質條件,施工總承包的施工企業是非常期待和歡迎的,因為這是引起變更設計最充分的理由,無論是業主、監理還是設計單位一般都不會反對,因為這不涉及到責任問題。

而EPC總承包項目就不同,因為是總價承包合同,在初步設計預算被發改委批復之后,因不良地質條件再發生的變更設計而引起的工程量變化就得由承包單位承擔了。

因此對于上寮河和沙灣河項目而言,要特別注意處理擋墻基礎的鉆孔灌注樁的地質條件,要提醒設計單位將這些位置的地質條件勘探清楚,不然這種風險將帶來重大損失。

(3)另外還要注意工程在施工過程中可能遇到的不可抗力的地質災害,如塌方、泥石流等,這種風險帶來的是致命性的損失。對于不可抗力風險應和業主協商,在合同條款中增加不可抗力引起的損失責任的分攤承擔問題。對于河流整治工程而言,不利的水文氣候條件也

                                           


是要充分考慮的風險,如超標準(暴雨、洪水等都應列入不可抗力的范疇)

(4)對于復雜的地形地貌特別是錯綜復雜的地下管道、線路的改遷,排污管的接口等問題,要在施工階段前一一摸排清楚,并將之列入工程量清單中,這一項特別要引起注意。

4.3.5  管理風險因素及控制

管理風險因素中主要是合同的完備性風險因素。

合同是工程發包人和承包人必須共同遵守的法律性文件,也是雙方必須履行的技術經濟文件。在合同文件中,影響承包商利益的因素較多,如果在合同中出現遺漏,處理不當會增加承包商的支出成本。

合同條款中應對不可抗力、工程變更和索賠應有明確的界定和責任分配。由于EPC總承包項目工程規模大、工期長、影響工程施工的因素多,工程變更有時是難免的,因此如果對這些界定不合理,則承包商就要單方面承擔這些風險發生而增加的費用。

【參考文獻】

[1]深圳市沙灣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報批稿).

[2]深圳市茅洲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整治工程——上寮河上游段綜合治理工程初步設計報告(第一版).

[3]《水電工程EPC總承包項目管理理論與實踐》蔡紹寛等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